云计算·大数据 频道

借数字化手段转危为机,是中国企业唯一突破口

  2020年,受疫情影响,全球经济下滑。面对动荡不安的新经济环境,有人焦虑,有人迷茫,但更多人仍以积极、乐观的心态去应对变化,试图通过更合理的方式去调整商业策略、组织架构以及运营模式。尤其对于前几年早就步入数字化转型征程的企业来说,疫情反而创造了新的机遇,让他们快速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,进而全面拥抱新的商业模式。

  疫情之下的中国企业

  “在细分汽车市场,中国企业已经做到产销量全球第一,已经没有可以借鉴的国外经验了,现在需要通过更现代化的技术手段,去实现流程重构、数据重构,最终实现降本增效。”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IT总监辛海明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汽车行业是一个典型的传统产业,不管是销售模式、质量控制还是供应链管理,在此前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没发生过本质上的变化。但是,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,汽车行业也在进行数字化变革,想通过以客户为中心的转型,拉动后端产业链。

  以福田汽车为例,前20年一直在做信息化,主要沿着欧美传统汽车企业管理路线在走,比如:把戴姆勒-奔驰汽车公司的管理流程和模板拿过来,学习别人的管理模式。但事实上,在今天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,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,如何通过商业模式创新,去寻找新的增长点,听起来只是一句空话、套话,但其实已经落实在具体行动上。比如:福田汽车有二十几款发动机在配装,整个汽车到底装的是哪个供应商的发动机,要装哪个型号,很多数据都不准,给售后和维修带来了极大挑战。尤其是很多商用车,停驶一天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几千甚至上万元,所以必须及时维修。通过“一件一码”技术,福田汽车形成了准确的产品装机档案,全面提升了售后满意度。同时,“一件一码”还能解决虚假索赔的问题,通过把核心的零部件和整车绑定,再结合人工智能识别技术,售后部门可以判断每次的维修是不是真实发生。2019年,仅索赔这块业务,就降低了2个多亿成本。

  除了二维码这种小的技术细节,福田汽车也在大方向上进行新的战略部署,比如:通过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“智云”更好地支撑数字化转型目标。不管是人、车、零部件,还是过去关键业务系统和数据,都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进行全面连接。当然,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,里面涉及上百种协议,需要具备大数据处理能力,外加算法、场景拉通等,靠一家企业的力量,难以满足全场景需求。福田汽车考虑联合多家企业的力量去完成,包括与SAP合作,共同打造业界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。之所以选择SAP,是因为SAP对汽车行业的理解更深入,在Bom管理、订单管理等方面都是强项。

  相比汽车行业,3C、智能硬件类的市场要好太多,不仅受疫情的影响不大,还有小幅上涨。小米集团在全球的业务已经由第四名上升到第三名,只比处于第二名的华为少了一个多百分点,华为是14%多一点,小米是13%。无论是在印度的手机,还是在欧美的平衡车等,销量都很好。中国企业在走向欧美过程中,会面对GDPR等很多问题,而SAP在这方面很专业,可以帮助小米规避对付款、资金等各种风险。小米专门搭建了GRC平台,并且自研了UC,把权限控制、流程控制一点点搭建起来,实现了国际化的风险管控。

  “当初,打造数字化内控部门的时候,看不到什么价值,有很多投入,专门建立了敏态和稳态混合型的数字化运营平台,还聘请了懂AI、大数据、算法的很多专业人才。但是三年后的今天,小米的国际化收入已经超过50%。”小米集团内控内审监察部副总裁刘少顺认为,风控部门服务的是董事会、是AC,就得站得高、看得远,才能让企业行稳致远。小米集团能变成全球领先企业,一直秉承一个核心理念,即“专注、极致、口碑、快”,而支撑这一切的最大推手,就是信息技术带来的创新力。借助SAP的智慧套件,小米实现了对集团业务的有效管控,包括主数据、财务、资金、风控合规、采购、供应链、成本、物流、 销售、人员管理等的数字化管理,最终提升了企业精益化管理水平。

  不管是福田汽车,还是小米,都在用实际行动说明,早就部署了数字化转型战略的企业,会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变得更加从容自如、游刃有余。数字化转型并不是一蹴而就,首先企业得把数据变成信息,然后让信息形成企业的知识沉淀,最终实现信息化、数字化以及智能化的升级。在数字化的第一阶段,很多数据是没有经过清洗的,还是杂乱无章的状态,只有实现信息化的升级,通过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技术把信息沉淀下来,才能引导决策,最终走向智能化决策征程。

  数字化转型已是刚需

  很多人可能会问,对于还没有进行数字化战略部署的企业来说,未来该何去何从?

  “进入2020年以后,全球因为疫情封锁,无论是采购、仓储还是产品交付给用户的方式,都必须靠数字化技术支撑,很多企业才恍然大悟,原来数字化技术真的能帮助企业解决生存问题,实现流程、业务甚至是商业模式的再造。” SAP全球副总裁、亚太区与中国区首席营销官孙丽军表示,数字化并不是一个新概念,很多企业在疫情之前就在提,但大多数企业家都认为,数字化转型是IT投资,要支出很多成本。但现在,数字化转型是必选题,是刚需!

  “秉持’在中国为中国’的企业理念,SAP在过去一年里充分挖掘并分享了很多数字化转型先锋者的成功案例,旨在用灯塔的力量为更多后来者照亮前航。” 孙丽军强调, 为了帮助更多企业重拾信心,找到新的增长点,“鼎革奖”以“巨变·重构”为主题,寻找中国数字化转型先锋企业。日前,中国数字化转型先锋榜已正式发布,福田汽车和小米均是上榜企业。

  据了解,“鼎革奖”从2月24日开始启动;5月1发布评选官网,向全社会征集案例;7月15日开始调研,最终参与调研的公司有50多家,300多家企业提交了项目申请,每家企业进行了超过2个小时的访谈,获得了大量一手资料。

  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副院长李东红认为:”鼎革奖能取得出乎意料之外的效果,源于企业对数字化工作的大规模使用。”

  从调研结果来看,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正在加快,并呈现出新的特色:

  第一,企业数字化转型整体成熟度进一步提升。企业从上到下,都意识到了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,愿意投入其中,并已取得了不少的成效。

  第二,企业之间数字化转型的差距在扩大。过去,很多人都在关注研究层面的内容,但是经过2020一年的发展,走在前面的企业已经具备领先优势,数字化转型工具已经成为企业提升效率、降低成本、商业模式创新等重要抓手;而有些还没有行动的企业,明显感到滞后了。

  第三,数字化转型进一步推动产业生态的变革和重构。以美团、平安为代表的企业正在以生态的方式构建组织架构,构建了新型的数字生态,并且这个生态既存在于企业内部,又存在于企业和外部的连接中。

  第四,疫情加速推动了企业数字化转型进程。已经有数字化准备的企业,在疫情中得到了实践检验,确实有落地方案的企业,率先走在了行业前面;还没有开始行动的企业,在疫情的倒逼下,也在寻找数字化解决方案。

  第五,人工智能成为数字化转型落地应用最多的技术,包括:海量数据、大数据分析、机器学习技术以及智能化工具已经在生产现场、财务、供应链等领域使用起来了。

  第六,在数字化项目的推进过程中,业务部门与技术部门的结合更为紧密。数字化的价值在于提升客户体验和自身的竞争力,技术和业务部门要高度融合,但过去只是理念层面的,疫情让部门合作变得更具粘性。

  第七,跨国公司在华企业开始向海外输出数字化转型先进经验。跨国公司正在结合中国数字化应用优势,开展创造性的工作,并把很多经验输出给中国之外的其他基地和子公司,学习中国的很多优秀实践。

  第八,企业对数字化人才的需求呈现出爆发式增长趋势。如今,复合型人才越来越受欢迎,基于不同背景的人才,所组成的复合型的团队,正在企业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比如:人力资源不只招“科班出身”的人才,也在招技术、营销、管理等专业的人才,最终形成跨界的数字化团队。

  第九,很多企业从自身需求和痛点出发,量体裁衣,推进数字化转型工作。数字化转型的源动力是企业希望通过新工具、新手段或者新方法来推动业务发展,或者能为客户创造价值。但如果人云亦云,企业数字化转型没有重点,没有特色,自然也形成不差异化竞争优势。所以,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建立“异质性”的数字化模型 ,去寻找企业业务的突破口。

  第十,新兴企业数字化建设内容更加丰富。不管是原来的软、硬件企业,还是从传统企业内部孵化出来的创新企业,他们正在以更开发的心态去拥抱数字化、智能化等技术,并且希望借助新的力量去颠覆传统的业务模式,最终打败所有竞争者。

  还是那句话,从趋势看,数字化转型已是必选题,很多企业都在2020年主动按下了加速键,希望借助数字化手段实现业务甚至是商业模式的重构。而当所有企业迎来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拐点,SAP正在通过自己的技术和生态力量,帮助更多企业做想做的数字化转型,或者做想做的工业互联网。

0
相关文章